会自我学习成长的建筑和团队有什么相似之处?

旧金山大歌剧院每年一次的开季盛典,名流云集,非富即贵,锦衣华服,云鬓香带。非富又非贵的市民群众虽然无缘晚宴,却也可以站在歌剧院门口一睹芳华:中场休息时,长裙罗帕的太太小姐、影星名媛会鱼贯排成长长一队,从剧院一层大厅逶迤到街上,捏着Fendi的蛇皮手袋或者跺着Christian Louboutin的小细高跟,等候上厕所。年复一年,画面太美。原因是,这座落成于1932年的歌剧院,依照当时使用者的用户画像和需求设计,女洗手间空间极小(男洗手间是倒很宽敞的)。

丘吉尔说,我们先塑造了建筑,然后它们塑造我们。作为困囿于建筑之中的使用者,我们的情绪和行为无可逃脱地被建筑影响,老实说常常被它们局限、烦扰甚至羞辱(优秀的设计让你在其中如行云流水,所以倒往往是注意不到的)。回想一下你上次住过的隔音太差而备受身心摧残的酒店房间,或者赶飞机差点走断腿的大而无当的候机楼。


仅凭“形式跟随功能”的现代主义信条也是不够的,因为”功能“往往是设计者始料不及的。司杜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在《建筑物如何学习》(1994)中犀利地指出,所有的建筑都基于预测,而几乎所有的预测都早晚被证明是错误的。建筑师执迷于“永久”,而建筑物本身却不可避免地在与人、与自然、与周边的互动中变化:不同需求的使用者轮番登场、技术和材料演进、周遭社区环境变迁、风雨侵蚀等等。同人一样,所有的建筑物都会变老,只有一少部分可以老得优雅,历久弥坚,在不断的适应调整中积累更强大的功能和审美力量,获得人们的喜爱和敬重。“让一个建筑受人爱戴的,是岁月加上适应性。” (“Age plus adaptivity is what makes a building come to be loved.”)不能与时俱进、变得更好的建筑,就会不可避免地被衰败、无用,最后沦为一堆拆除的垃圾。

(上图中是1865年纽约下城百老汇西侧的265座建筑,到1990年只有下划线的33座建筑还存在。)

如何能让建筑物具有自我学习性和成长性?布兰德提倡一种谦卑的、从常识出发的、在初始设计中最大可能地容许进化试错的设计观。这种观念的反面就是他颇为不屑的注重外观新奇而忽略结构和常识的”杂志封面建筑派“。他对于建筑大师们的态度,也似乎是怀疑居多:无论是贝聿铭还是Frank Lloyd Wright的作品都存在不可饶恕的功能性弊病:Wright设计的所有建筑都屋顶漏水。如果客户抱怨的话,他会底气很足地顶回去:“漏水你才知道它叫屋顶。(“That’s how you can tell it’s a roof.”)。

布兰德认为,建筑大师们的傲慢和偏见导致建筑物成为他们自证天才创意的纪念碑,纪念碑是冻结在时间里的,而建筑物流淌在时间中,必然早晚背叛设计者的初衷。与其推崇一个全新的创意,不如基于现实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寻求一个最佳解决方案(Instead of trying to impose a BIG idea, a designer should begin by trying to find a best solution. )。天下没有完美的建筑物,最好的安排是,建筑物会在与使用者的互动中发生渐进的调整,自我学习,慢慢变得更加完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新建筑的竣工落成,仅仅是一个开端,而不是完成。

不仅仅是建筑,布兰德的观念可以适用于一切设计问题:比如制度和规则,或儿童教育,或技术产品。所有这些问题的核心,都是为人的认知和行为设计合理的”结构“。在这个问题上,布兰德的观点简单明晰:进化性设计比先知性设计更健康。("Evolutional design is healthier than visionary design.” )

我觉得,进化性设计和先知性设计都重要,缺一不可。先知性设计是所有伟大建筑/产品/制度的开端(想想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但是设计者要对“所有预测早晚都是错误的”保持清醒的认知和敬畏,为未来的进化性设计留出余地和路径:向国际象棋手学习尽量保留未来的选项;倾向于附近有优势的优势棋招;对于承重结构倾向于过度建造(overbuild sturcture);设计中考虑到维护和改建的难度和成本;不追求流行酷炫的时尚和技术潮流,等等。

布兰德提出的另一个思考工具“错位分层”(shearing layers),对于结构化设计也有启发性。他将建筑结构分为六层,由下至上演化周期递减,即适应速度加快:1. 选址(Site),几乎是永久性的。2. 地基和承重结构(Structure),寿命30-300年不等。3. 外观(Skin), 随技术和时尚演化,10-20年。4. 服务(Services), 电梯、水电、取暖、通讯设施等等,7-15年。5. 空间规划(Space Plan),地板、门墙、功能分割等,可能几年一变。6. 陈设(Stuff), 家具、电器、灯光,变化最快。好的结构设计,要容许进化速度不一的各层之间彼此支持和渗透;否则,慢进层会阻碍快进层的自由流动,或者,快进层会逐渐把慢进层撕裂。这个洞察,同样适用于产品设计。

最近一直在考虑什么是好的设计。现在倾向于认为:好的设计,就是教会设计对象自我学习(learning to learn),让不断试错和自我调整成为一种系统内生的倾向,以不变应万变。建筑,产品,企业,自我成长,莫不如此。


菱歌品牌云 产品将人工智能与品牌科学相结合,为品牌主驱动实时洞察、敏捷决策。产品试用及商业合作,请联系:contactus@lavector.com。

本文为菱歌科技原创,转载或授权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

望真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